哈佛少儿英语爱乐奇CEO潘鹏凯:掘金少儿英语产

  多知商学院创办于2017年,面向教育行业创业者、从业者、投资人,课程体系涵盖系统课、专题课、大讲堂,旨在连接行业头部,直击深度思考,提升商业认知,催生自我迭代。

  OpenTalk是多知组织的定期线下活动,邀请行业细分赛道头部选手,分享行业新趋势、时下最前沿的观点和玩法,提供线上、线下多维度互动,也为多知读者提供畅聊的见面机会。

  少儿英语的难点在于,招生,上课,孩子辅导,家校沟通,环境,广告营销,任何一块有短板就会有问题。尤其是少儿英语培训的“三座大山”:老师、场租、百度。

  前不久,爱乐奇和新东方联合举办了一次互联网教育高峰论坛,俞敏洪、陈向东等教育界人士悉数参加。相对于耳熟能详的新东方,爱乐奇却是个较为陌生的名字。

  爱乐奇所在的少儿英语行业,今年正处于风头浪尖,但爱乐奇做的并不是少儿英语培训,而是站在少儿英语行业的上游,服务少儿英语机构。

  爱乐奇CEO潘鹏凯创业已有十年时间。十年间遇到了很多困难和挑战的他,现在却显得十分从容。潘鹏凯在接受多知网采访时,分享了他创业时的经历和思考。

  2004年,潘鹏凯拒掉谷歌Offer,创立说宝堂。之所以选择教育领域也是因为他个人经历:父母都是老师,而且他在去美国读博之前,曾在浙江大学留校任教三年。初到美国的时候,在国内已经学过很长时间英语的他仍然在语言方面遭受了很大困难,这让他对应试教育有了反思,为后来的创业方向埋下了种子。

  说宝堂创立之初,切入点在口语练习,即交互式的语音识别。可以说,那个时候他就在做在线教育了,潘鹏凯和他的团队做了5年时间,到2008年、2009年,说宝堂虽然已经可以每年卖出10万套产品,但是使用率很低,很多人买了不用或者用一段时间就不用了,导致没有续费。他们发现这种模式做不起来。

  在那时,他们就发现,在线教育非常难做,主要原因是“在线”和“教育”是冲突的两件事情,能够做起来的在线公司,都是顺着人性、顺着人的荷尔蒙来做的,比如看电影很爽、便宜、很开心,这些都是给懒人设计的。但是教育是另外一个极端,教育的很多过程伴随着挫折感和不断试错,这和在线最初带给人的感觉是冲突的。

  因此,潘鹏凯决定转型,这一次,公司转向专做针对3到15岁孩子的英语产品。因为儿童可塑性强、而且家长支付力强。他们当时发现,市场上的很多教育产品是为纸媒设计的,或者是为应试设计的,无法直接搬到线上,因此就需要重新设计内容,然后设计产品以及相关服务。

  潘鹏凯认为,英语教材必须找老外来研发,还要有国际化的团队,并且要了解中国市场。凭着之前留学美国的经历,潘鹏凯在一年左右的时间里完成了主体团队搭建,现在爱乐奇的核心领导层几乎都有着美国名校的履历。2010年,爱乐奇品牌创建,到今天已经过去了5年时间。目前,爱乐奇已经拥有在线课件、学习平台、实体课本、家校通、测评系统等一整套相关产品。

  爱乐奇最开始有少儿英语学习产品:“爱乐奇英语数码教材”和“爱乐奇英语学习网站”。 之后,爱乐奇陆续研发了“爱课件”“爱测评”“爱校通”以及实体教材、周边产品等,意欲打造全新的少儿英语培训生态系统。目前已有300余家少儿英语培训机构,2000多个校区使用爱乐奇的产品,其包括新东方、 昂立教育等。而在爱乐奇英语学习网站上注册的用户已经超过1000万。

  最初,爱乐奇做的是数码教材,等用户数增长起来了以后,又做了实体教材。家校沟通方面,潘鹏凯认为,爱校通的功能不应该仅仅是沟通的功能,否则,微信等工具就可以了。目前,爱乐奇的家校通可以和作业系统打通,帮老师节省了时间。

  爱乐奇与少儿英语机构的合作模式有两种,一种是教育机构直接使用爱乐奇的教材,另一种是爱乐奇根据原机构的内容完成定制,小班教学教案将纸质内容迁移到数码教材中。近两年,定制的合作方式逐渐增多。现在爱乐奇可以实现定制内容一个月左右全部完成。现在爱乐奇还在和爱奇艺的合作,由爱乐奇提供内容,爱奇艺提供平台。

  去年6月,爱乐奇拿到C轮融资,在这一年的时间里。爱乐奇团队将产品由原来的PC端,扩展到了安卓和iOS系统的手机和平板上,实现了“6屏互动”。另外就是对现有产品和服务进行打磨,包括对老师的培训等服务。潘鹏凯表示,公司现在是盈利的状态,但是具体营收不方便透露。

  爱乐奇下一步工作重点是继续在英语学科上把O2O产品做的更好,之后也会考虑为公立学校做一些免费的内容,因为公立学校是不能向家长收费的,除非学校购买一些比较好的模块,此项工作已经提上日程,今年12月开始到明年会做一些试点。网上少儿英语哪个好

  爱乐奇长期站在少儿英语行业的上游,服务少儿英语机构。因此,对于少儿英语行业的现状,潘鹏凯有着自己的思考。

  潘鹏凯认为,少儿英语的难点在于,招生,上课,孩子辅导,家校沟通,环境,广告营销,任何一块有短板就会有问题。尤其是少儿英语培训的“三座大山”:老师、场租、百度。现在场地昂贵,老师的人力成本在不断上升,需要给老师培训等等,隐性的成本比较高。

  “再比如说百度投放,以前用户点一个词可能三块钱,现在点一个词可能需要10块钱了。这些成本都在涨,但是孩子的学费不能涨太多、太快,否则家长肯定是不买账的。这确实就会造成一些小机构的倒闭、跑路等现象。他们跑路是真的没办法了,否则不会跑。”

  现在有一种声音在唱衰少儿英语,认为现在少儿英语黄金期已过。但潘鹏凯认为黄金期还没有到来。他表示,据某调查结果显示,国家人均GDP超过5000美元后,人们会将注意力更多地转向第三产业,比如教育、医疗、旅游、娱乐方面。现在,中国的人均GDP刚达到五六千美元,拐点刚出现,教育产业一定会有持续的增长。而且这跟经济周期是互补的,再加上现在二胎政策逐步放开,因此中国教育还会有很长时间的发展期。(多知网 初骊禹)